Sunday, August 17, 2008

伤。。。

对许多人来说,奥林匹克运动会的观赏仅仅是一种娱乐。大家都为金牌得主欢呼。可是,看到别人拿金牌我们却不会想到拿银牌的那位,或者没缘拿任何奖牌的运动员的心情是如何的可悲。也没有人会为他而掉泪。谁知背后运动员的付出与努力?就算比金牌得主付出更多,但由于裁判,运气或其他天时地利的因素输了一场比赛也没有人会可怜你。竞技项目自古以来就是成王败寇,这是无法改变的残酷事实。

辩论比赛何尝不是如此呢?

圈外人,绝对不会体会到我们现在的感受。

马大以外的人,也不会体会到我们付出的程度与痛楚。

等了9年,准备了2年。一切,化为乌有。

是裁判偏见也罢,是运气差也罢。但我最不能理解也不能原谅的是,为何过了这么多年,我们依然是公敌?

树大招风?我呸!输了4届,还算大树?就算是大树,我依然觉得那些硬是要吹向我们这颗树的“风”,卑鄙无耻。何必,何必因为曾经是一棵大树而瞄准我们?在外围赛之前,就已经有人指责我们操控评判,影响赛会,甚至比别人更早知道辩题。我们有必要吗?没有这个必要,不是因为我们自傲,而是我们正义。如果可以操控,我不会要“经济”这一题;如果可以操控,我不会要打外围赛;如果可以操控,我会把所有自以为是,先入为主的评判搁置一旁。但我们没有这么做,也不曾这么想。

我们受到攻击,遍体鳞伤。不过,对有意到大专参加辩论的同学们,我倒有个建议。要参加,就要参加像马大这种辩论队。有些人参加辩论比赛得了冠军以后,我看到他,还真的不好意思说他是辩论员。但在马大辩论队这种环境下成长,无论是输赢,出来以后不但可以堂堂正正地称自己为辩论员 ,还可以实实在在地学到什么是人生。更重要的是,你可以认识到一群又可爱,又认真,而且真挚的朋友。就好像昨天在唱K时的那首歌一样:“赢了世界,输走好友等于一切全部也飘走,。。。”

伤。。。真的伤得无话可说。。。但,我依然会记得那天我独自到天后宫向观音的祈求。我虽然没有得到胜利,但我没有失去对我而言最珍贵的东西。谢谢。


(写于2008北京奥运会期间;第11届马来西亚全国大专辩论赛,马来亚大学输了复赛后的第二天)

11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作为局外人,马大的努力和团结我们都看在眼里。虽说比赛总有输赢,但气愤的是,努力却被对手否定。在更多人的心目中,马大一直一直都是冠军。辩论队老老少少团结得就像是一家人,作为一个始终关注你们的朋友,你们的友谊让我感动。

从另外个角度,输了比赛又如何,我们收获的是辩论带来的快乐,难过,友谊……

作为旁观者或许说来很轻松,但请相信你们一直都是最好的,我们和你们一起快乐一起难过。

加油!加油!

Anonymous said...

我觉得。。。你们应该要学会更谦卑。怎么好像马大输比赛都是评判的错?之前在世辩输是评判偏见,这次输又是评判偏见?

怎么好像马大就不会输,一输就是评判的偏见?这种心态要好好调整。

付出努力的队伍不只是马大。那些打败你们的队伍,人家难道是以逸待劳的吗?

如有得罪,深感抱歉,只是有那句说那句。

shinliang said...

也许你可以留下你的名字吧,这样会比较好。有很多讨论,通过网上会带来误解。尤其,你也是辩坛的一分子,我也想认识您。

但是,如果你理解能力稍微强些,你应该知道我并没有怪评判。我说:“XX也罢”。意思是:不管原因是什么。

我没有暗示:“别人没有付出”。我是针对自己的付出,而没有获得胜利感到伤心。这不是辩论比赛,不必用辩论技术来"扣我帽子”。

我更关心的是别人对我们的莫名、恶意的指责。

至于我们是不是谦卑。我觉得认识我们的人都有答案。我愿意跟你做朋友,以让我们能够更好的互相理解。到时,你要说我们不谦卑,也还不迟。

你的最后一句是“多块鱼”。以后不必这么说。你当然是在“有那句,说那句”。难道不加这句,你就会是“有那句,没那句吗?” :)

Anonymous said...

谣言止于智者。。。

“王者之战”后你的分享让我们感动。
“王者之战”后你的谦卑让我们敬畏。

世辩二落力帮忙苏洲大学更让我明白马大队一路来出色表现的原因。。。

加油~

新鲜人~

wei said...

聰涵在他的部落寫的一句話,“喜欢也好,不喜欢也罢。它就在这里。”。
人生就是如此,有起有落,有贏有輸。
其實,也不太知道要說些什麽安慰的話,只是對你的體會、你們的痛或許不能說100%體會到,但曾經自己也是走過那樣的一段路,也了解、體會70%你們的感受。
願時間淡化你們的痛。
加油!

文杰 said...

我文杰啦。。。
希望马大辩论组可以站起来。
你就好好出国读书吧。
你的认真,我深深的欣赏。

Snowpiano^ ^ said...

你说,你是文杰啦!

在这之前的哪一篇留言是你留下的啊?

付欣 said...

你们永远都是大树,无论输赢。既然树欲静而风不止,那就让它来得更猛烈些吧!

我今年给大二辩手训练的课题之一就是“如何应对‘马大’辩风”。

再说一遍我去年在北京说过的话:“马大不参加国辩是国辩的损失。”

美韻 said...

许你也忘记了。我是美韵。我路过。
跟大家也没什么甘苦与共的记忆。就一阵子共处过的刹那。
恍然发现许久不见的你们还是一样在辩圈中串行。
确实,有你们,辩论的种子会一直在开花。
不争在那一时啦。假以时日,江山会回来的。
输赢是重要,友情价也很高啊。
给马大辩论队~~老的小的,加加油!

shinliang said...

付欣兄,真的太久没见面了!

看你最近的照片,应该跟我差不多,“都比较圆了”,呵呵!

这个周末马大教练团上上下下会进行3天2夜的检讨会,看来我也要建议一个“如何面对新国大辩风”的课程。

虽然新一代的辩手我都不太熟,但你们的辩风始终还是让我看得最爽的!

take care. and keep in touch.

Anonymous said...

路过此地,手痒想留下痕迹。
一直以来,马大都成为各大专都想打败的假想敌,换个角度想,未尝不是一件好事。

公道的说句,(虽然不想承认)不是每一间大专都有资格成为大家的‘公敌’,纵使马大也有输的时候,但是,每当提起本地辩论强队,首先想起的还是马大。

这种‘Brand Positioning’的效果(辩论=马大,就好象用牙膏首先想到黑人品牌一样) ,还挺让人即羡慕又嫉妒,也会激发其他大专更加努力 :-/